中信证券:货币政策仍然是朝着边际宽松方向

原标题:【解读货政报告】通胀还是通缩?扩表还是缩表?

摘要

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删去“闸门”却“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维持了前期以我为主、以长期为主的态度,但对短期经济下行压力、通胀结构分化、中小银行负债困境等给予了更多关注。

  报告要点

  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删去“闸门”却“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维持了前期以我为主、以长期为主的态度,但对短期经济下行压力、通胀结构分化、中小银行负债困境等给予了更多关注。

  删去“闸门”却“坚决不搞大水漫灌”,表态中性。2019年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最受关注的要点之一就是从2017年以来关于“货币供给闸门”的表述,本次报告中“下一阶段主要政策思路”部分没有提出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仿佛透露出货币政策偏松的信息;但是另一方面,“下一阶段主要政策思路”中加强了对不搞“大水漫灌”的态度表述,似乎又打击了货币政策大幅宽松的可能。最新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对下一阶段货币政策的表态这一松一紧之间表现的是一种矛盾,也是一种调和。

  经济短期下行压力下要加强逆周期调节。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强调了要“妥善应对经济短期下行压力”,这是近期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在对短期经济下行压力的为数不多的确认以及对稳经济的表态,从三季度末以来的货币政策实践中已然体现了货币政策加强逆周期调节的态度,后续货币政策也仍然会视经济增长情况而动,宽松的空间已经打开。

  关注通胀,但并不担心长期通胀。央行下一阶段主要政策思路中明确提出要“注重预期引导,防止通胀预期发散, 保持物价水平总体稳定”,并且在专栏4中详细分析了当前的通胀情况,央行已经关注到了结构性通胀,但并不担忧长期的通胀形势。虽然不担心长期通胀,但短期货币政策仍然会考虑通胀因素。注意的是预期引导,工夫在货币政策之外,多管齐下降低高通胀的负面影响。

  LPR下行而一般贷款利率上行,后续还需要压低负债成本。在8月推出LPR改革并推广、LPR连续两个月下行后,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并未下行反而上行。在9月底进行了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于11月小幅下调MLF操作利率之后,要引导贷款利率进一步下行还需进一步压低银行负债成本。而9月贷款利率小幅下行说明了LPR机制改革的效果,继续改革完善商业银行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LPR)形成机制,通过 MPA 考核等方式推动银行更多运用 LPR,以市场化改革办法促进实际利率水平明显降低。

  两个层面支持中小银行,缓解局部社会信用收缩。支持中小银行有两个层面,其一是资本补充支持,第二是流动性支持。对应于银行信贷供给存在的三大约束,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对城商行定向降准、加之加快推进LPR,可以减轻银行信贷供给三大约束。

  主动维持常态货币政策地位,结构性货币政策可期待。珍惜常态货币政策空间、主动维持常态货币政策地位,仍然是延续了货币政策以我为主、以长期为主的态度。以内部为主的货币政策表态并不否认货币宽松的空间,而是视经济增长情况而动。要主动维持常态的货币政策空间,那么意味着央行在把握货币政策操作节奏和力度上更加精准、力求效率,结构性货币政策仍可期待。

  扩表和缩表与货币政策松紧并无直接联系。央行货币政策的松紧并不能简单地通过缩表和扩表来看,降准和降息都是货币政策的宽松操作,但均不会对央行资产负债表产生直接影响。因此,我们只有更加细致地拆分央行数量和价格工具操作的作用,才能更加全面的判断货币政策是在收紧还是放松。

  总体来看,货币政策仍然是朝着边际宽松的方向,需要关注节奏和力度对市场的扰动。对债市而言,今年以来货币政策放松步伐较2018年明显偏于谨慎了,但在货币逐步宽松的趋势之下,当央行货币政策在节奏和力度上产生了预期差而发生震荡调整时,逢高进入总是占优策略,在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高于3.2%时仍然可以择机逢高买入。

  正文

  11月16日央行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三季度以来货币政策的操作实践进行了总结,并提供了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操作思路。总体来看,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的表态维持了前期以我为主的姿态,但对短期经济下行压力、通胀结构分化等给予了更多关注。我们认为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有以下新提法需要关注。

  删去“闸门”却“坚决不搞大水漫灌”,表态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