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房地产税势在必行 起步不应出现一刀切现象

摘要

【贾康:房地产税势在必行 起步不应出现一刀切现象】房地产税虽然势在必行,但贾康认为,政府在立法的过程中,要通过公开草案内容,征求全社会意见。贾康认为,要在立法中寻求最大公约数。比如,有观点认为可按人均平方米数作出免税部分的扣除后征收,但这种征收形式会遇到实施中家庭人数变动的难题,而如按每个家庭单位扣除第一套房产后征税,又有可能引发离婚潮。“我的建议是在立法中大家一起讨论,可否对单亲家庭扣第一套起征,双亲家庭则扣前两套。”贾康称。(证券日报)

  ——专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历了数轮财税制度改革。作为亲历者,我认为最具里程碑式突破意义的是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在此改革后,企业不分大小、不讲隶属关系、不论行政级别、不看经济性质,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依法纳税后可分配的部分按照产权规范和政策环境由企业自主分配,从而真正为企业划出了一条公平竞争的起跑线。”作为一个出生在新中国成立后“一五”时期的青少年,既经历了上山下乡又在军队和工厂历练过的知识分子,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很感激恢复高考带来改变命运的机会,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公平的珍贵与不易。

  贾康近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在中央地方关系上形成了以划分税种和规范实行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为框架的阳光化的、稳定的财力分配制度安排,服务于国家的长治久安。但贾康认为,1994年后分税制的落实并不够彻底,在省以下还迟迟没有真正进入分税制状态,因此衍生出了一系列新的问题,诸如土地财政问题、隐性负债问题。他强调,在“改革的深水区”,必须实质性深化分税制改革,打造地方税体系,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和推进直接税改革,其中需要紧紧抓住房地产税和个人所得税的改革。

  “富起来”后的改革更艰难

  中国的发展正从高速发展转为高质量发展,发展中不可避免会遇到许多亟待解决的难题。“总的看,中国老百姓已经富起来,现在矛盾重点是怎样促进共同富裕。由于收入分配中有种种不公平存在,要想使社会实现公平正义,必须更好地体现优化分配和再分配的制度机制,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财税制度改革是改革深化中必须啃下来的硬骨头。”贾康说。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税收这一依法的政府筹集收入手段和经济杠杆型的政策调节工具,合乎逻辑地在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受到高度重视,税收制度建设在改革与开放两大视角上得到积极部署,并相互呼应地不断推进。

  “但同时也伴随着收入差距扩大、收入分配不公的社会纠结和焦虑。”贾康表示,为解决这一问题,财税改革和配套改革正在努力构建有利于收入分配“提低扩中限高”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调节机制。“这样的改革体现在社会保障体系上,如养老除第一支柱外,还要发展第二、第三支柱;在税制改革方面,要提高直接税比重,在改革重点和基本事项里,列入的有消费税的改革、房地产税的改革、个人所得税的改革等,以及未来还要研究开征的遗产和赠予税等。”贾康谈到。

  中国已经经历了“站起来”和“富起来”的时代,现在面对要“强起来”的历史飞跃时代。在新时代必须进一步解放生产力,打破既得利益的阻碍,贾康说:“很多人反对开征房产税,因为这里面有太多的利益固化藩篱,但推动房产税改革却是势在必行的,因为它的意义不仅仅是对房价‘压舱促稳’、增加财政税收,还将有力推动中国税制提高再分配功能,匹配地方税体系建设和落实省以下的分税制。”

  房地产税不会一刀切

  在中国人的财富版图中,房地产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对于房地产税的争论也异常激烈。

  贾康表示,征收房地产税,有利于房地产行业健康发展,抑制炒作,而且有助于地方政府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职能转变——房地产税可以每隔几年重评一次税基,这样使得地方政府会专心提高本地公共服务水平,优化辖区投资环境。于是,重新评定的税基就会体现地方履职带来的财源建设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