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养老”的尴尬:冒牌的要你本金 正规军4年只承保117户

  保险版“以房养老”从提出至今,已近6年。但至目前,市场上仅有幸福人寿在售“以房养老”保险产品。幸福人寿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底,共启动意向客户170户249人,承保117户172人。

  “距我们投保这款产品已经过了两三年,由衷地想说政策好!”2016年6月,广州的张发全(化名)在报纸上看见了“以房养老”保险产品的广告,在与女儿、女婿商量后,又历时半年多咨询、考察再到办理手续,最终成为幸福人寿广东分公司当年承保的第八位“以房养老”保险产品客户。

  2017年2月,张发全夫妇开始在幸福人寿领取“以房养老”保险产品的养老金,每月共能拿到近17000多元,加之每月10000左右的退休金,医疗支出之外,生活无虞。

  不过,在此之前,张发全夫妇的生活曾一度陷入窘境。起因是经朋友介绍参加了一项宣称高额固定回报的“投资”,刚开始都会如约收到高额固定回报,但不曾想竟是个“放长线、钓大鱼”的骗局,最终两个人的积蓄“竹篮打水一场空”。

  张发全夫妇的遭遇与北京一群老人经历相似,不过后者却是栽在了冒牌的“以房养老”产品上。4月,北京中安民生涉嫌非法集资案浮出水面,其套路就是打着“以房养老”的旗号,涉嫌以高额固定回报“投资”为诱饵行非法集资之实。据报道,上百名老人陷入骗局。

  “中安民生”远非第一案,已知的就另有“广艳彬集资诈骗”案。

  但在冒牌“以房养老”频现的另一面则是,持牌保险公司“以房养老”保险产品从推出至今4年,不过承保117户172人。那么,正规的“以房养老”保险产品投保人数何以有限,打着“以房养老”旗号的骗局却屡屡得逞?

  “中安民生”们的套路

  孙玉芳(化名)老人整日忧心忡忡,她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现在特别害怕追债的来”。

  孙玉芳的境遇,源于此前在中安民生将自己的房子抵押出去,随着中安民生的“原形毕露”,如今不得不背负高息贷款,贷款公司将催收的一些招数又用在了这些老人身上。

  通俗地说,中安民生的“套路”是让这些老人将房产透过民间借贷公司进行抵押贷款,贷出的资金交由中安民生管理,由中安民生代为偿还贷款和利息,并按月向这些老人支付养老金。“托管一年期是按照年息6%支付养老金,中安民生说可以随时退出。”孙玉芳说。

  中安民生向这些老人支付的养老金年利率是4%—6%,但另一边给贷款公司的却高达12%—24%。显然,这是一场“持续不了多久”的骗局。

  “让签什么签什么、让说什么说什么,真是糊涂啊”,这是不少老

  人在办理相关手续时的状态,“我们并不了解文件中的猫腻,更不了解高达24%的借贷利息,稀里糊涂只是签字、按手印,自己早就被人家卖了”。这些老人签署了多份文件,但实际上决定房子命运的却不在自己手上。

  “现在想来漏洞太多了,重要的合同不在我们手上,房本后来也没给我们,贷款和公证时说的话也都是安排好的,当时就像是被洗了脑。”另一位老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能让这些老人“被洗脑”,中安民生并非用了什么“灵丹妙药”,依旧是声势浩大的宣讲会、无微不至的文娱活动,以及高额固定回报等惯用伎俩。然而,天底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4月9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发布情况通报,称针对中安民生涉嫌非法集资一事,已对涉事公司实际控制人李佳豪等88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目前,该案正在调查处理之中。

  北京嘉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蒋艾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媒体报道的信息看,在中安民生套路中,老人们与出借人签订了抵押借款协议,同时又与中安民生订立有委托服务协议。目前,公安机关已对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并展开进一步调查,前述两个协议的处理也有待于公安机构的调查结果。一般来说,如果调查后确定中安民生构成刑事犯罪,中安民生与老人们签订的委托服务协议因“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而应归于无效,中安民生应当向老人们返还财产并赔偿损失;至于抵押借款协议的效力,就需要看出借人是否参与了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