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嘉:苏州新一轮楼市调控背后的牌

- 编辑:admin -

李宇嘉:苏州新一轮楼市调控背后的牌

  风水轮流转,2019年属于二线热点城市,特别是“既非一线、又非省会”的网红城市,如厦门、苏州、大连。因为5月11日的限售和供地新政,3-4月的当红城市苏州再次出镜。怎么看苏州、怎么看调控?

  苏州房价从2015年年中突飞猛进,此前均价还停留在不到1万元的水平,且非常平稳。但2016年10月开启的上一轮调控,苏州是16个热点城市,房价被“摁住”了。2016年,苏州与厦门、合肥、南京被称为楼市“新四小龙”,但2016年最耀眼的是合肥这个二线黑马。

  2017年,属于西安、郑州、武汉、成都;2018年,一线楼市开始反弹,热点城市“抢房”,苏州平静。2019年,热点楼市全部回升,各界认为,蛰伏2年的苏州该反弹了。而且,苏州是千万人口城市、全国第二大移民城市(1068万常住人口中,外来人口831.8万,户籍外来人口679.4万),让人艳羡。

  除人口外,苏州产业基础也是杠杠的。过去,苏州GDP一度排全国第五,仅次于北上广深。2018年,苏州以1.85万亿GDP位居第7,超过“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双子星中的杭州,比省会南京多了6000亿。苏州人均GDP高于北京、上海、杭州,居东部5省所有地市之首。

  苏州拥有100多家上市公司,全国第五;新三板挂牌112家,全国第三;发明专利拥有量全国第五,PCT专利申请量全国第四;千万富翁超过20000人,平均344人就有一个千万富翁。利用外资上,苏州仅次于上海、北京;风靡全国的“苏南模式”和“外资主导模式”,奠定了苏州底蕴。

  作为江苏的“影子省会”,2018年,苏州的房价远低于经济指标落后于自己的南京和杭州,大家认为,苏州房价被低估了,反弹真正开始,果真如此吗?

  房价有没有被低估?宏观指标是表象,关键是收入给不给力。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秋季求职平均薪酬城市分布》中,苏州以人均薪酬7723元排13位,比杭州(8798)落后6个身位,差距超过1000元,甚至低于宁波、厦门、东莞和南京,这与经济成就实在不匹配。

  目前,在苏州投资建厂的世界500强,超过100家,不乏、丰田、三菱这样的巨头,巨大的生产规模与全球化的产销体系,已使这些外资工厂成为苏州制造业的重要支柱。

  但是,外企看重苏州的是廉价的人力与土地,本质是低端产业转移。虽然苏州GDP体量大,但居于核心与主导地位的科技研发、高端制造则少有落户。据秦朔调研,外企最中意的亚洲研发中心备选城市,北京、深圳、重庆、武汉、杭州等居前十名,苏州未能入榜。

  近年来,外资撤离苏州,写字楼、商办人去楼空,去化周期高达4-5年。企业用工调查问卷显示,苏州48.7%的被调查企业用工年龄段在16岁-22岁,16岁高中都没毕业,正是上高一的年龄。可见,苏州“总量盘子大、人均收入低”,是技术含量低,产业中下游徘徊的体现。

  苏州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民间富庶。工信部《中国工业百强县(市)、百强区发展报告》,江苏省共有24个县(市)上榜,来自苏州的昆山、张家港、常熟、太仓分列第二、三、四、七名,排名高居全国前列。有工业化打下的基础,向内需和消费转型,苏州应该比别的城市快。

  近年来,苏州修复人文荟萃的古城区,围绕园区、高新区、新城进行“一核四城”的新城规划,多极化抹平“单中心、摊大饼”的分化。现在的苏州,既有温婉如玉、人人向往的古城,又有欣欣向荣的新区,秋裤楼、诚品书店、国金中心,代表的是从工业化到城市化、从外需到内需的新繁荣周期。

  热播剧《都挺好》,让大家觉得,以姑苏古城和新加坡园区为核心的古典与现代结合的苏州,真挺好。沪苏浙交界区域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这对苏州是个机会。既能借助工业基础和低房价优势,打造环沪产业高地,还能仰仗秀美风光和文化底蕴,吸引人才。

  但形势比想象的严峻。从工业化到城市化,从外需依赖到内需发力,需要扎实的公共服务。杭州新经济异军突起,不妨碍其土地出让收入排第一,产业、楼市、城市可以共同促进。看来,苏州也不可能脱离“土地财政”,近期三次“百亿级”的土拍,工业园区奥体板块,土拍楼面价创新高(3万),这是必然的结果。

  由于2017-2018年限价,近年来苏州入市的都是低价盘。现在,低地价楼盘消耗殆尽,2016-2018年“地王潮”诞生的高价地要入市,今年有100多个左右,届时限价不得不放开。一二手房价倒挂的2018年,新房低价,压制二手房。但现在,新房供应“量跌涨价”,二手房跟着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