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岸人民币空头三次被“吊打” 做空人民币注定失败

摘要

【离岸人民币空头三次被“吊打” 做空人民币注定失败】5月初以来,受市场消息面影响,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交易价(CNH)快速走低,带动在岸市场人民币汇率收盘价(CNY)走弱,且CNH持续较当日CNY偏贬值方向。CNH与CNY先后于5月13日和17日跌破6.90,人民币汇率第三次濒临重要心理关口。但迄今为止,境内外人民币汇率交易价都没有破“7”。境内对人民币汇率实行有管理浮动,CNY没有破“7”情有可原。离岸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CNH却没有破“7”又是为什么?真如市场传闻,是境外人民币空头被“吊打”的结果吗?(中国证券报)

K usdcnh_64

K usdcnyi_0

K usdcnyc_0

  5月初以来,受市场消息面影响,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交易价(CNH)快速走低,带动在岸市场人民币汇率收盘价(CNY)走弱,且CNH持续较当日CNY偏贬值方向。CNH与CNY先后于5月13日和17日跌破6.90,人民币汇率第三次濒临重要心理关口。但迄今为止,境内外人民币汇率交易价都没有破“7”。境内对人民币汇率实行有管理浮动,CNY没有破“7”情有可原。离岸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CNH却没有破“7”又是为什么?真如市场传闻,是境外人民币空头被“吊打”的结果吗?

  境外做空势力的惨痛经历

  2015年“8·11”汇改以来,每当境外人民币汇率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时,通常的做法是:收紧境外人民币流动性,推高境外人民币利率,增加境外做空人民币成本,进而引起CNH回落(即升值),带动CNY企稳。境外做空势力由此被“吊打”、“拉爆”的惨痛经历有三次:

  第一次是2016年1月11日至12日(当时境内发生了第二次“股汇双杀”),香港隔夜人民币同业拆借利率(HIBOR)分别高达13.4%和66.2%,推动CNH短短两个交易日升值了近2%。

  第二次是2016年12月30日至2017年1月9日(当时汇率离破“7”、储备距破3万亿均仅一步之遥,境内激辩保汇率还是保储备),HIBOR被持续维持在12.8%-61.3%的高水平,CNH大幅反弹,最多时反弹了近3%。

  第三次是2017年5月31日至6月1日(当时境内在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中引入逆周期因子,以对冲外汇市场顺周期行为和更好反映国内经济基本面变化),HIBOR分别被推高至21.1%和42.8%,CNH反弹了1%左右。

  去年底,当人民币汇率再次濒临心理关口时,监管当局向人民币空头喊话:“几年之前都交过手,应该都记忆犹新”。结果,HIBOR并未出现异动,甚至随着市场消息面的积极变化,跌至2%以下。境外空头不战而退,人民币汇率再次成功守“7”。

  本轮CNH连连跌破6.80和6.90整数关口,短短一个月时间就跌了2.8%,一举抹去了前4个月的升幅,成为将人民币汇率第三次引向守“7”还是破“7”之争的重要推手。但在这波下跌过程中,香港市场的隔夜HIBOR并未飙升,5月15日发行央行票据当日,HIBOR较上日还回落了27个基点,16日起更是持续低于4月底的水平,月末收在2.10%,较上月末跌了41个基点,6月6日进一步降至1.52%;自5月20日起,HIBOR基本都低于隔夜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的水平,5月末二者相差-10个基点,远低于上月末相差+42个基点的水平,6月6日二者差距进一步升至-79个基点。这表明监管当局并未采用通过推高HIBOR的方法来影响CNH走势,或者说迄今为止监管当局并没有为稳汇率尽出底牌。

  预案比预测重要

  CNH破6.90以后之所以没有接着破“7”,一方面是因为本轮CNH借消息面的变化快速下跌,有可能及时释放了贬值压力,避免了贬值预期的积累。截至6月6日,香港市场上,无论是无本金交割(NDF)还是可交割(DF)的1年期远期人民币汇率均未破“7”。5月份,NDF和DF的跌幅分别为2.7%和3.1%,与CNH的同期跌幅大体相当。目前,1年期NDF隐含的贬值预期也仅有1%左右。汇率跌得快并不意味着贬值压力或者预期必然大,这就是汇率“稳定器”作用的神奇之处。如去年尽管汇率又到了重要心理关口,但境内银行即远期结售汇(含期权)全年逆差合计仅119亿美元,其中6-12月份逆差合计也不过574亿美元,远低于2015年和2016年时单月就成百上千亿美元的规模。